易生寒

无缘。

【鲲庄】我的王

        “请问您是要左边的鲲,还是右边的鲤鱼呢?”
       
        “都不是,”蜃楼王摇了摇头,“我的坐骑是美丽而恐怖的蜃。它通体漆黑,除了尾部是暗金色。你的这两头都比不上我的蜃。”
       
         空气突然安静了下来。只剩下两只庞大的鱼互相咕噜咕噜的摩擦声。

        “那么,祝您早日找到心仪的坐骑。”流浪商人将蜃楼王送出帐篷,看着他渐行渐远,消失在沙漠深处。
       
         “我的蜃,你去哪了呢?”蜃楼王对着空气自言自语,散开蝴蝶寻找他心爱的坐骑。
       
        夜晚的沙漠气温极低,华丽而空荡的宫殿里,蜃楼王因为寒冷而缩成一团。突然,他感觉到有几滴冰凉的液体滴在了他的脸上。
       
        “谁?”蜃楼王睁开眼睛,起身想要看是哪个胆大妄为的家伙敢打扰他的美梦。
       
        “吾王。”角落里传来了两个人的声音,还有……蜃的尸体。蜃金色的血液染脏了那两人的衣服。
      
        鲲跪在那,抬起头微笑的看着蜃楼王。可是脸上的血渍却让他看起来异常恐怖。
       
        “我们比蜃更有用,吾王。”
       
        他和鲤鱼在夜里抓住了蜃,鲤鱼用刀片把蜃的鳞片一片一片的剥下来,他则用铁棍一下一下的打在蜃最脆弱的地方,然后用斧子杀死了蜃。
       
        “王是我们的呢,鲲。”
       
        “是的,鲤鱼。只有我们才配得上王。”
       
         他们相视一笑。
       
         “王啊,请您告诉我们,您是要左边的鲲呢还是要右边的鲤鱼还是……两只您都要呢?”

昨天和一个叫鲲的小可爱打匹配。我的艾迪类似庄周的鲲。我用的是鲤鱼周他用的是原皮韩信。结果对面有蜃楼王周周。于是问周周你丢的是鲲鲲呢还是鲤鱼呢?结果周周说都不要。还很凶狠的咬死了我们,然后和虞姬小姐姐亲亲我我。于是我和鲲鲲本着游戏可以输,周周必须死的原则,拿了对面周周两次人头。这里是来自吃醋鱼凶狠的爱。

真的好甜呀,(⁄ ⁄•⁄ω⁄•⁄ ⁄)。互相看不顺眼还有家暴什么的。虽然队友都把我当成了制杖看。

恶趣味

*有ooc
*那些古文都瞎编或者是度娘的,可能会比较撤。
*最近排位被李白虐的想哭。

        “这是不对的,太白。”贤者坐在那条蓝色大鱼上,背对着他,在听完他的告白后仍是波澜不惊。
      
         “世间万物都是阴阳交媾,万物化生,雌雄相喜,天地交通。太白快打消这个奇怪的念头。”
      
         “我以为,”他抬起头,看着庄周消瘦的背影,情绪有些失控。他大声地吼道:“我想过千万种你拒绝我的理由,唯独这个理由是我想都没有想到。南华真人所谓的逍遥自在难不成都是一堆冠冕堂皇的说辞?”
     
        “是太白理解错了。”贤者原本懒散的态度突然正经起来,“周所认为的天人合一,是指顺从天道。而不是肆意妄为。”
     
         “我明白了。”他垂下了头,“贤者的意思我明白了。太白先告辞了。”
       
        第二天,李白离开了稷下,消失在了这乱世之间。庄周也没有去询问李白的下落,就好像这个是从未来过。下面的人议论纷纷,南华真人曾经的得意门生就这样离去,贤者的态度未免过于冷漠了。
      
         但是谁也不知道,庄周曾在多少夜晚辗转反侧,夜不成寐。捏紧拳头哽咽道:这是……不对的,不对的。
       
        战火的硝烟终于蔓延到了稷下,作为三贤之一的庄周自然要去迎战。多日的疲倦堆积在一起,终于在有一日爆发了。庄周在前线昏了过去。据说贤者的故友怪医连夜赶来为贤者诊断,在房间呆了三天三夜。

       庄周醒来了,但他宁可长睡不醒。
  
      昔日的好友面无表情的改造着他的身体,强迫他喝下难喝的药,昏昏沉沉的度过了几天后,他睁开双眼,却看到了意料之中的人。

        “子休说的没有错,雌雄相配才是正确的。”

        “所以我拜托了小医生,将你改造成女人。”

        “这样也挺好的,子休会与我成婚,为我怀胎生子。”

        平静的水面起了涟漪,面无表情的面具出现了裂痕。“李太白你疯了!”庄周用力的给了李白一巴掌,一丝血从嘴角流出。可李白却像魔障了一般大笑。

       “可你这辈子都离不开我这个疯子了。”

【酒鱼】乱七八糟的自行车

第一次写,车技不好请多指教。前面被吞了很绝望,链接在评论😂。

【酒鱼】老李和小庄

        在想一个梗。
        内容大致是这样的:庄周是梦境的产物,平时作为荣耀高中的一名嗜睡少年,虽然上课睡下课也睡但因为成绩不错而且也很听话所以老师也不怎么说他。但其实庄周是要去梦里头打小怪兽的。
        由于现实压力过大,越来越多的人失眠选择吃安眠药入睡,然后沉浸在梦的世界里。不想面对现实。这个时候庄周就是要去那些人的梦里头去打败他们的“心兽”然后开导他们并且让他们拥有面对现实的勇气。
        然后某一天他卡在了一个人的梦里。那个梦境的主人拟态是一个小孩子,一个曾经充满正义感的小孩子。,但看到了社会是阴暗面后开始慢慢的厌恶这个世界,但其实无比憎恨这个不公平的时代。这毕竟这不是古时快意恩仇仗剑走江湖。小屁孩就有点反社会了。作为梦境协调者庄周就很耐心的去开导这个小屁孩了。在跟小屁孩好感度达到一定阶段的时候小屁孩告诉了庄周他叫李白。庄周惊呆了,因为他知道李白这个人,荣耀高中曾经一名语文老师。因为讲课好而且带的班级一般都贼厉害的。但是性格有点傲,对喜欢的学生特被仗义可以一起逃课翻墙去喝酒,但是对于不喜欢的学生就比较冷漠因此师生矛盾,而那个学生的家长关系贼大,李白被辞退了。然后李白多次去反抗无果后,去其它学校应聘也被委婉的拒绝后。老李自杀了。但是自杀没成功,现在还是植物人躺在医院里。
        这样一想小庄就更加认真的帮助老李老师了。在一段时间疯狂刷好感度后而常驻梦境的钉子户老李也被小庄感化了渐渐重拾了对人生的追求,并且认识到自己对学生应该更加公平。(好俗的梗。)然后老李在某个晚上醒过来了。一年后老李身体倍儿棒的出院找工作了,他被荣耀高中重新聘请回来,学校当时也被逼无奈强行送走了老李。出于愧疚或者是同情学校重新招回了老李,而老李也没像以前一样心高气傲的拒绝而是很淡然的接受了学校的好意。
        老李其实不记得小庄了,在梦的世界什么都是可以存在的,但是回到现实梦里的一切都会被格式化,只会残存些记忆的碎片。老李作为小庄班级的语文老师,发现小庄的语文棒棒的,所以让他当语文课代表。(小庄高二,刚分班。)小庄见到老李的时候激动的两节课没有打瞌睡。但是第三节课还是撑不住呼噜了。老李来视察的时候抓到了自己的语文课代表在课上睡觉的时候有点小生气,但是他自己也不明白他最后只是叫小庄同桌下课叫小庄去找他。虽然平时吊儿郎当但是关键时候很靠谱的老李在学生们中有挺大的人气,小庄知道后也挺为老李高兴的,但心里还是有点不悦,小小的吃醋了。于是他很不巧的在老李的课上睡觉并且被抓到了。然后放学play就开始了(并不)。
        小庄是第一次情绪波动这么大,他对老李发火了,虽然他只不过是闷着脸不说话,但认识他的人都会很惊讶平时很温和的小庄居然会闹小脾气。小庄有点傲娇,但是碰到老李这个无赖鬼也没辙。这两个就日常调情发狗粮。班里所有人都觉得这两个有奸情,但是他们两个也都是笑笑不说话。还剩下半年高考了,出于冲刺阶段的小庄也不接梦里的任务专心学习。但是在校门口被一个喜欢老李的女生不小心撞倒在马路上。虽然学校门口不允许汽车通行但是还是会有电动车穿梭在马路上,也是不小心被撞到了。但没什么大事,只是脚崴了。但是老李心疼了。公主抱抱起了小庄跑到大路上拦的士送小庄去医院。是小庄不觉得那个女生是故意的,准确来说他是强行让自己不去在意这些事情。所以他跟老李说是自己不小心摔倒了。老李锤了一下小庄的脑壳不说话。
        老李在与小庄互动中渐渐对小庄开始有感觉了。但是他的良知告诉他不可以这可是他学生呢闭嘴吧李白你这个禽|兽!但是良知这种东西在酒面前是会融化的。高考毕业的一次班聚后小庄被这个禽|兽老李给睡了。小庄这次真的被吓傻了。躲在梦里头做缩头乌龟。老李到处找没找到在家里买醉。学校看他带的班级成绩不错给他发了挺多的奖金。老李借此请假一年去外面的世界看看。在一次梦里老李偶然间碰到了小庄,然后以前被格式化的记忆通过碎片慢慢拼凑起来。他在梦里拉住了小庄向他告白。然后小庄红着脸答应了。本来在想要不要狗血的让小庄最后融入到梦的一部分消失在人间只有老李一头猪记得他。最后想想还是不想太虐了。甜甜更健康。
                       
                                                           2017年07月11日凌晨2点09分

                                                           晚安,好梦。

【酒鱼】随行

        有庞然大物,从空中飘过。
        还未酒醒的李白依靠在窗边,看着高空中有一团奇形怪状的云朵向南行,奇怪的是它的速度远比其它云朵快的多。一盏茶的时间就消失在天际。隐约间耳边传来了奇异的歌声。
        年少的李白瞪大了眼,跑回家中与父母说起此事,却被父亲揍了一顿,理由是喝酒喝糊涂了。
        到了该娶亲生子的年纪,父母精挑细选为他选中了一个相貌家室都匹配的姑娘,李白却闷闷不乐的拉着往日狐朋狗友去酒楼或者是烟花之地找乐子。结果在父亲的严厉警告下昔日的好友竟无一人应约。无奈之下他提着一壶酒踉踉跄跄的走到后山的树林,坐在树下饮酒赏月。
        然后,他听见了年少酒醉时恍惚间听到的歌声,他循着歌声向前寻找,然后在树林中的潭水边看到了一个少年。
少年轻轻哼着不知名的曲子,一只手轻轻撩拨着清澈的潭水。一只似鱼似鸟的动物从水中出来,慢慢漂浮到半空中。
        “阁下请留步”李白急忙拦住了这一人一兽,“在下李白,敢问阁下大名?”
        少年无焦距的眼神在看向李白的时候微微有了些神采,他穿着奇怪的服饰向李白走去,有些突兀的摸了摸李白的脸颊,轻轻的说,“唤我…子休即可。”说完便招来鲲鹏,爬上鲲鹏的背上,鲲鹏摇晃了一下身子,便扶摇直上。而体型也从开始桌子般大小逐渐膨胀扩大,到后来似乎有几千里那么大。
        后来,李白在各处漫游。每到一个地方便会爬到那最高的楼阁上饮酒赏月。有时高兴,有时感慨,有时沮丧,有时沉默。终于在十年后,他再一次碰到了那个少年。少年容貌未改,依旧一副茫然的表情。
        “子休,好久不见。”
        “啊…,是太白呀。”
        两人坐在山野间的亭子中,有一句没一句的聊了起来,鲲鹏幻化成小小的蓝色鱼儿。在子休轻抚下慢慢打起了呼噜。
        “子休,你游历四方。可否告诉我,这世间真有那桃花源么?”
         “心之所向,则至桃源”
         少年浅浅的笑着,夺过李白手中的酒杯,向亭外洒去。
        “我是来向你告别的。”
        “你要前往何处,可否与你同行?”
        “我本该在几百年前就消失于这世间,可没未想一梦百千年。鲲鹏随我游荡在这人世间太久了,它也应当翱翔于天际,自在逍遥。而我也是时候走向尽头了。”
        说完,少年点了一下李白的额头。看着李白慢慢合上了双眼,沉睡了过去。脱下一件衣服为李白遮寒。
        他戳醒了熟睡的鲲鹏,轻轻的对着这个有些不满而鸣叫的老伙伴说,“时间到了。”鲲鹏有些不情愿的扭动了下身子,摇摇晃晃得载着少年向南前进。
         李白一觉醒来后已经是夕阳西下了。如果不是身上的衣服他甚至以为自己只是做了一场梦。回到家中,随处与奴仆并没有因为主人的消失而慌乱着急。李白嘲讽的大笑着,笑自己的懦弱,也笑这个世界荒谬。
        依旧是在一个月明星稀的夜晚,李白乘舟游于湖中央,看着皎洁的明月大口大口的喝着佳酿。在迷糊之中他听见了那个人的歌声。
         “子休,是你么?”,李白四处张望,不知何时已经泪眼朦胧了。这时一只手轻轻的抚摸着李白的脸颊,擦干了他的泪水。李白一把抱住了那个他思念了几千个日夜的人,紧紧的拥在怀里。
        “太白可愿随我前往那桃花源?”子休在李白耳边轻轻的问道。李白没有吱声,只是加深这个拥抱的力度。
         明月如水,小船在湖中随波逐流,船上只留下了一壶酒,在空气中升起了袅袅白烟。
     
                                                                    

                                                                      2017.07.10凌晨3点38分


高中语文。。。差不多白学了。语文老师对不起啦。